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刀剑乱舞/一期三日】忆中人


BGM_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Gotye

完全的玻璃渣无法甜起来

一期三日,旧人设定

一期一振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他头发蓬乱不成样子,衣服也只是随意套着那件不知道穿了多久的衬衫,因为那米白色如今已经开始泛黄。

如果他的恋人三日月宗近看到他如此颓废的样子,定然会捂住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明明如此在意外表着装的一期一振竟然会邋遢成这幅样子。


一期一振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昏黄的灯光勉强驱散了许久不见阳光的寒意,也照亮了房间的些许黑暗。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叼在唇边,当他寻找打火机的时候他发现他一天前买的香烟早已见底,叹了口气索性随着掉落的灰色烟灰一同甩进了烟缸里。


他学会抽烟、会抽不同牌子的香烟是在一个月前,被鹤丸国永怂恿下呛了几口便很快学会了,老实说他并不是容易被骗的孩子,只是想让尼古丁麻痹他的神经,让他暂时忘记悲痛。


他弯腰拉出了床底的行李箱,吸了口香烟从嘴角的缝隙吐出层层烟卷飘向半空绕个圈消失不见,他几乎翻空了衣柜里的衣服也不叠放整齐一股脑的全塞进了行李箱。

当全部收拾完毕后,一期一振换上了白色高领毛衣,展开手臂穿上那件黑色长风衣,对着洗漱台他终是整齐好了柔软的水蓝色短发,拿起发胶固定好那反翘的些许发丝。

一期一振拿出了从日本飞往西班牙的机票,它在衣袋里已经被蹂躏得很糟糕了,不过尚能使用就是了。中途虽是磕磕碰碰碾转几番,也迷路了好几次,但他还是安全到达了西班牙。

然而这些早已是半年前发生的事,一期一振定居在了巴塞罗那,就如同巴塞罗那15世纪并入西班牙国那样,他当年作为外来者也并入了这个陌生的国家,被当地人民的热情感染,被阳光沐浴下的海浪沙滩所振奋,宜人的气候,旖旎的风景,让满身疲惫的一期一振决定留在了这里。

他在离公寓不远的咖啡厅应聘了侍应生,老板娘只是看了他的脸便毫不犹豫开始和他商量工资报酬的事,很快他就成为了这家咖啡厅的招牌,这让他感到百般无奈。

但是不得不说鹤丸国永真是他的好兄弟,只是在偶然的通话中知晓了他来到西班牙后,就马上嚷嚷着要来找他,而鹤丸国永确实这么做了。

当一期一振看到鹤丸国永提着行李风光满面的站在他家门口时,他在那瞬间确实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力不从心。后者却异常正经的扬言他所作所为只是想处于失恋阴霾里的迷途少年走出来,而一期一振只是轻轻干笑几声不再作声。

老实说一期一振并没有失恋,却恰似失恋,因为他感受不到热恋的任何实感,他的恋人是文坛中新起之秀,以浪漫高雅的文笔混迹各种交际圈,对方虽是每天或早或晚都会回家,但一期一振却在三日月宗近的陪伴中感到孤单。

一期一振不断催眠自己般,三日月宗近就是他的挚爱,只是工作繁忙,只是缺乏闲暇,于是逐渐如此循环变得委曲求全,顺从到底。


后来三日月宗近辞去了在日本的出版社工作,飞去了西班牙的马德里发展,一期一振记得他的恋人提着行李凑过来亲吻他的额头、嘴唇,几乎快要哭出来般和自己告别,那脆弱的神情让他无法开口阻止。三日月宗近向他承诺一年后他会回来,只可惜到了如今一期一振只会觉得这不过是为了哄骗他的理由。


这就是一期一振专程跑来西班牙的原因,只是因为私人恩怨而定居在巴塞罗那罢了。

鹤丸国永是个不愿意拘束自己前途的人,同一期一振在咖啡厅工作没多久就嚷着好无聊好没出息,便以惊人的速度联系到马德里那边的出版社风风火火的扯着一期一振去了。

而那或许是一期一振平生做得最后悔的事,当他肩负新上司想要“和文坛那位混得风生水起、大红大紫的作家搞好关系”的嘱托踏进了那家酒店聚会的时候,在缤纷的镭射灯照耀,他看到了深爱的恋人三日月宗近正笑得开怀的和那位白发男人交谈,他从未看过那人竟然会露出了如此幸福的笑容。

他故作镇定的落座,为自己围上餐布,而他的旁边很不凑巧坐着的是三日月宗近。

“哦呀一期你在那个出版社工作么?”

“是啊,为了翻译您的作品而留在了那里。”

“你,为什么会在马德里?”

“我之前住在巴塞罗那。”

一期一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他不知道自己的语气是怎样的,冷漠?不耐烦?还是完全没有听清楚对方的问题而胡乱敷衍搪塞?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在意。

三日月宗近见此没有再刻意理他了,只是露出商业性的笑容企图活跃在场的气氛。曾经三日月宗近不屑于文坛的虚情假意,而如今三十岁的他却在其中如鱼得水,带着那种虚伪的面具一期一振想他肯定是非常乐意的。

一期一振的视线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上游移着,对方拥有模特般精致的面容,却选择在人群背后当名长期熬夜创作的小说家,“我希望他人注意我的、赞扬我的是我的能力和文采”他记得三日月宗近曾经信誓旦旦的这样说过,然而他还在日本的时候不止一次在各类书刊和见面会看到他抛头露面的身影。

在过去的一年里三日月宗近没有给他打过一通电话,仿佛刻意躲开他般屈从隐忍的让他的朋友来帮他打包行李。一期一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三日月宗近的衣物从那满鼓鼓的衣柜里取出塞进行李箱里,最后目送着他的朋友带着行李驱车离开。

而在后来一个星期里三日月宗近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抛开痛苦不堪的一个月里一期一振觉得他再也不需要它们了,他甚至不需要三日月宗近的爱,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宴会结束后,三日月宗近追上来拽住了他的手。前半夜他们并排而卧,三日月宗近对他说的话他有时会回答,有时则完全没有反应。他的日语不再纯正了,会不时蹦出各种西班牙单词,有时一期一振不再想搭话便索性顺从对方误以为他听不懂西班牙语。


后半夜他们开了瓶红酒,坐在床上端着高脚杯缓慢的吞咽。三日月宗近最开始向一期一振诉说他来到马德里因为语言不通遭遇过多少麻烦,还提起了不止一次将类似于一期一振的人物写进小说里,最后他躺下来盖好被子醉得一塌糊涂。

“一期,我承认我曾经深爱过你,但是如今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吧?”

“……或许吧。”

第二天一期一振趁着天际鱼肚白的时候,他替三日月宗近盖好了被蹬开的被子,收拾好衣物动身离开。

尚未天亮的马德里街道寒风肆虐,他双手插进风衣口袋里,唇边叼着快要燃尽的香烟。沉于黑夜的西班牙喧闹和宁静交织在一起,他闻到了一股安静的香味,是混合着海风,海水,泥土,乡村的味道,夹杂着缓慢延伸的香石竹的清香。他想起了和曾经的恋人的那段时光,他们相拥而卧缠绵悱恻,他们牵着手安静的走在樱花飘舞的公园,他向他说出甜蜜的情话,他笑起来的样子美丽而又恬静,他写出不同的小说由他来为他修改和翻译……

后来他想起三日月宗近曾把他骗得团团转,居然让他相信这一切的错误全都归咎给他,一期一振不想再过那样毫无实感的生活,不想去揣测他恋人话语的意思,而他也清楚的知道三日月宗近早就和他一刀两断,形同陌路,甚至看着他都要赶紧躲起来。

最后一期一振烦躁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他将唇边的香烟折断扔在地上用脚踏灭了那火星,再将它捡起来抛进了垃圾箱,他转身招了出租车。

他准备离开巴塞罗那,他认为在这里的生活毫无意义,他再也无法抱着“只要翻译他的小说默默支持他就好”的软弱心态。


在他快要踏上返回日本的飞机时,鹤丸国永跟他表了白,他说他从头到尾都在等待一期一振从那名叫“三日月宗近”的痛苦和阴霾中走出来, 他愿意追随一期一振到任何地方陪伴在他身边。

一期一振笑了,他此生大部分光阴都献给了三日月宗近,而后者却从来没有真心爱过他。他告诉鹤丸国永,希望再给自己一段时间让自己逐渐适应目前的生活。

鹤丸国永也笑了,他说他会等到那一天,等到一期一振主动来牵起他的手。


几个月后三日月宗近收到一张明信片,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请原谅我曾愚蠢的喜欢过你”。


而一期一振第一次感受到从西班牙跨越大半个地球回到日本需要多长的时间,他们不知道洋流经过多久,经过多少个海峡和运河,他们只知道此次的旅途漫长得难以置信。


他离家越来越近了,他将放在床头的相框盖下来,在暮色降临,年轻的少年牵着比他大8岁的蓝发男人用稚嫩的声音告白,看着对方笑少年不自觉的红了脸。

fin

by齊鸢

我就知道这文完全甜不起来。

配上歌词

Now and then I think of when we were together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我时不时想起那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Like when you said you felt so happy you could die

例如 你说你快乐得随时可以死去也不觉得遗憾

Told myself that you were right for me

我告诉自己 你就是我的挚爱

But felt so lonely in your company

但你的陪伴却让我倍感孤单

But that was love and it's an ache I still remember

但那就是爱 让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You can get addicted to a certain kind of sadness

你会沉溺于某种独特的伤痛

Like resignation to the end,Always the end

比如其中一方听天由命 委曲求全,顺从到底

So when we found that we could not make sense

所以当我们发现两个人在一起毫无意义

Well you said that we would still be friends

你居然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吧

But I'll admit that I was glad it was over

而我也承认自己很乐意结束这段感情

But you didn't have to cut me off

可你没必要这样和我一刀两断

Make out like it never happened

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And that we were nothing

我们之间从来什么也不是

And I don't even need your love

就算我不需要你的爱

But you treat me like a stranger

可你也不必与我形同陌路

And that feels so rough

这未免也太绝情

You didn't have to stoop so low

你不必如此屈从隐忍

Have your friends collect your records

让朋友来帮你打包行李

And then change your number

然后更换了电话号码

I guess that I don't need that though

我想我也不需要知道它们了

Now you're 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现在的你只是我生命中曾经熟悉的一个过客而已

Now and then I think of all the times you screwed me over

偶尔想起 那些你把我骗得团团转的日子

But had me believing it was always something that I'd done

居然让我相信这一切的错误都在于我

And I don't wanna live that way

我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

Reading into every word you say

时刻揣摩你话语中的意思

You said that you could let it go

你说你可以释怀放手

And I wouldn't catch you hung up on somebody that you used to know...

而我也不会让你一直纠缠于某个你曾经熟悉的过客(我)

But you didn't have to cut me off

可你没必要这样和我一刀两断

Make out like it never happened

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And that we were nothing

我们之间从来什么也不是

And I don't even need your love

就算我不需要你的爱

But you treat me like a stranger

可你也不必与我形同陌路

And that feels so rough

这未免也太绝情

You didn't have to stoop so low

你不必如此屈从隐忍

Have your friends collect your records

让朋友来帮你打包行李

And then change your number

然后更换了电话号码

I guess that I don't need that though

我想我也不需要知道它们了

Now you're 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现在的你只是我生命中曾经熟悉的一个过客而已

I used to know

我曾经熟悉的

That I used to know

那个我曾经熟悉的

Somebody...

生命中的过客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