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刀剑乱舞/一期三日】大雪尚有蝉⑥



*决定在这章大结局,毕竟拖下去没意义


*一期三日


*谁知道是BE还是HE


*干脆粗暴我们开始吧


Chapeter6


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期一振的面容已不再是当初那样温润稚嫩,反而变得越发的坚韧而又倔强。他跟随丰臣秀吉四处征战,因为全身染血而散发着戾气,他带领士兵冲锋陷阵,所向披靡,驾驭着战马侧身拔出腰间锋芒毕露的佩剑用力向敌人拦腰劈去,锋光乍现血花四溅。在战场上如同魔鬼的他更是让士兵深切感受到天下一振气概天下的魄力。

但是一期一振深知每当他凯旋而归之时,定会看到那美轮美奂的月读命静候他归来。那种幸福和满足感让不禁他触动到内心深处。

天缓缓落下片絮雪花,灰黑的枝桠笼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缥缈。三日月宗近撑着圆轮红色纸伞,棉雪飘然落在伞面顺着倾斜的伞骨滑下,着一身纯白的和服,在白茫茫中显得出自淤泥的水莲般远观而不可亵玩。

无论什么时候,一期一振只需一眼便会情不自禁的为之而沉迷,隔绝凡尘的初恋越发的让他深爱着无法自拔。他脱下了狐毫斗篷走过去围在三日月宗近的颈肩,收起了所有的尖锐的棱角,从心底取出了所有的温柔。

三日月宗近靠到一期一振的怀里,他嗅到对方身上残留的血腥味混杂着他最为喜欢的紫罗兰的香味,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那份温暖灼烧他的皮肤,他不介意再被继续灼烧。

“欢迎回来。”

三日月宗近愿意为了一期一振而频繁的出入凡世,无论其他神明如何质疑他都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天照大御神实现了她的承诺全都为他一一扛下来,所以他希望在一期一振仅有的生命划出最重的一笔。

他看尽了一期一振灿烂的一生,尽了所愿在其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了他,以及那年他站在松枝上安静的看着那瘦弱的孩子跳下堤坝,冻得通红的小手握住那仅剩的面包,然后故意卷起的冽风给自己夺得了撤身时间。

“三日月?”

“嗯我在……还有,放手!”

“哈哈……”

一期一振松开了捏住三日月宗近鼻子的手,两者弯下腰忍不住相继笑起来。

三日月宗近知道,从内心深处知道,一期一振比起他永恒的生命来说不过是投入大海的石子,无论如果翻动波浪也无法荡起涟漪,就像滑过指尖的细碎流沙,纷纷散散落下,落下便再也拾不起来。

一期一振的头发开始苍白,漂亮的蜜金色眼瞳也逐渐浑浊,原本细腻的皮肤如同用力揉过的白纸,声音变得嘶哑低沉,步履蹒跚甚至稍不注意便会眼前模糊而昏倒。三日月宗近专程跑去黄泉国问过伊邪那美。

“寿命已至,这孩子活不长了。”

如同冰渣般刺痛了他的心。

一期一振随着衰老染上了疾病,剧烈咳嗽后便是大口大口的吐血,不断滴在领口晕染沉淀成刺眼的暗红色,他长时间的呼吸急促,不明原因的发热,明明是双那么好看的、纤长的手指却越发的变得肥大,同时伴随着关节的剧痛感让他最终无法再下床走路。

三日月宗近知道,他所深爱的这个男人生命快要走在尽头了,他推掉了夜食国的所有事物每日每夜的陪在一期一振的床边,望着对方极度消瘦的身体他几乎忍不住的掉眼泪。

“三日月殿请别再哭泣了,眼泪并不适合如此高贵的您……”

一期一振因为钻心的疼痛而半眯起眼睛,他原本想像从前那样伸出手去抚摸三日月宗近的脸颊,替他抚开窸窸窣窣落在眼睑的垂发,替他正正系得歪斜的发饰,替他擦去从眼角滑落的眼泪…

可是他做不到。身体瘫痪般的乏力,使得他即使躺在床上也痛苦不堪。

“我知道……我知道的……你总是那么说……”三日月宗近低下头,握住了一期一振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冰凉的触感,再也没有往日的那般暖意。

“哈哈您嫌我唠叨了么?……”

“不,我喜欢你这样。”

“是么……三日月殿真是会安慰人呢。”

一期一振侧过头看向窗外夕阳所散发的安静的暖光,橘黄色,暖黄色,虽是漂亮却依旧是寒冷刺骨,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逐渐沉淀、沉淀,消失在地平线。

“一期你给我睁开眼睛!!”

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尖厉,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顷刻间全数涌出,他站起身疯狂摇晃一期一振逐渐僵硬的身体。

如果说一期一振就这样离开自己,他那些该死的自信,该死的承诺不就如同毫无作用的一纸废纸?!那他贵为神明到底有什么资格承受信徒的敬仰?!

“三日月殿,能让你坚冰般的内心融化,有几分喜欢我就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了……我喜欢你,三日月……你的长发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三日月宗近的泪水无声落下,他俯身温柔的吻上一期一振的手背,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最终消逝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一期一振吉光,呼吸停止,死亡。


“这就是我最深爱的人类,他辉煌的一生。”

三日月宗近缥缈的声音回荡在云雾缭绕的神社,如今的他换上了最华美的服饰,剪去了麻烦的蓝色长发,利落而又干净。

“所以你剪去了他最喜欢的长发?”

“我是为了他而蓄发,如果他不在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留它。”

“你拥有了让所有神明嫉妒的回忆,对于孤寂了一生的你来说也无憾。”

“或许吧。”

粟田神社经历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沐浴在透过簇拥成团的樱花而投下来的隐隐约约的光斑和那尚还有几分寒意的暖阳,本就深藏在树林里的神社安静得只剩下偶尔会传来几声尖锐的鸟鸣。

肩上披着斗篷的男人正用扫帚清理着鸟居前的积雪,远目着那位普蓝色头发的神明双手将五元硬币合在手心,虔诚的闭上眼睛许愿后,硬币噼里啪啦的落进了许愿箱中。

“你在干什么?”

“许愿。”

“成真了么?”

“是。它成真了。”

三日月宗近回过头原本阴沉的面容扬起了幸福的笑容,耀眼而纯净。

fin

by齊鸢


终于结束了!!

恭喜!!

那么这长达6章的大雪尚有蝉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各位对我支持!!

顺带最后那里的意思,是三日月追寻着一期的转世,终于和已是粟田神社神主的一期再次见面。

他的愿望终是成真了。

那么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