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刀剑乱舞/一期三日】大雪尚有蝉④

Chateper4

“一期……”

“嗯?”

“你那时候的记忆还完整么?”

“自然。我被欺凌的那段时光我可是铭记在百骸上的,至于您,我想只要有幸见到真容的都不会轻易忘却吧?”一期一振侧过头看向三日月宗近,自然的扬起了暖心的笑容。

这家伙非常擅长笑,从儿时便是如此。

“甚好甚好。”

半夜温度降得很快,而暴露在星空下的庭院更是多了几分寒冷,突起的夜风幽幽翻飞着三日月宗近的黑发,清冷的月辉倾斜在他普蓝色狩衣折射出波光粼粼的颜色,隐匿在纤长眼睫毛的弦月弯起反而有种朦胧的美丽,抿起的苍白唇瓣勾起嫣然一笑,美得不似凡人。

一期一振倒吸了口冷气,深觉丢脸的移开了视线,脱下了长袍走过去披在三日月宗近的肩膀上,“三日月殿请爱护自己的身体为好。”

三日月宗近永远不会想到他可以再见到一期一振,他以为作为神明至始至终都不会遇到相同的那个人。可是如今这个模样俊俏的蓝发青年确实站在了他的面前,用那双仿佛直视便会溺死在蜜糖中的鎏金色眼瞳注视着他,让他产生了过去和现实重叠混乱的错觉。

作为月读神,清冷如他,和人世仅有的联系就是那把金鞘太刀。但是如今三日月宗近的脑海里满是一期一振坐在那片草丛憧憬的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望着自己。

“哈哈一期是在小瞧我么?我可是拥有万千信奉、八百万神明排名前二的月读神,这种寒冷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哦。”三日月宗近虽是口头倔强了几句,但当那件带有余温的长袍落在自己肩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拉拢在胸前,擦过鼻尖清香的味道让他流连于此。

两者沉默片刻相继掩住嘴唇弯腰笑出声,声音发自肺腑的轻松和欢快。三日月宗近靠过去将头抵在一期一振的肩头,嘴角抿出淡淡的笑意。

一期一振愣了片刻,背后不自觉的僵硬起来,他不知所措。直到三日月宗近安慰性的伸手按压了他的手背,后者才顺从的抚上那柔顺的黑发。

夜空那红月晕染开了浓烈的色彩,重新染上明黄,聚集在月下的层层厚云被风化开、吹散到四处。

三日月宗近加在一期一振肩上的重量在减轻,但是那笑容却看起来依旧那么恬静,这就是一期一振喜欢的地方,他们两个都太擅长用笑容征服对方。

如果说神明的一生都是孤独的,那么感情如同人类的他们也需要能相伴他们左右的那个人。所以三日月宗近下意识的认可了一期一振,他的寿命是无尽的,而一期一振是有限的,他们不需要过长时间的磨合,他们只需要紧握对方的手、让对方的注意力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上就好。

而三日月宗近有信心能让一期一振只迷恋他一人。

“三日月殿,請收下這份禮物。”

一期一振取下原本挂在太刀刀柄上的那束金絲麥穗,這是他母親在他10歲生日那年送給他的禮物並吩咐他此生隨身攜帶的傳家寶,對他來說意義分外重要,而現在他將這束髮飾贈與三日月宗近,意味相當明顯。

“沒關係麼?”

“我相信您戴上去肯定很好看。”

“那一期為我戴上吧……”三日月宗近看著一期一振臉上溫潤的笑容,猶豫片刻卻還是低下了頭。

取出原本的櫻花髮飾,指尖穿過柔軟的黑色髮絲,手法溫柔細膩,金色麥穗繞過頭側垂下絲絲縷縷的流蘇在夜風中輕輕晃動。就在這近距離動作中三日月宗近注視著一期一振差點迷失在蜜金眼瞳里,那裡炙熱而深情。

“你的長髮真漂亮……”

一期一振癡迷的撫摸著三日月宗近的頭髮,喃喃低語。

“你以前也那麼說。”

此值子時,夜空中的明月逐漸恢復以往的清輝,那圈紅暈沒在月的邊緣。

意料之中三日月宗近的身形開始透明起來,如同兒時那樣仿佛隨時的都會從面前隨風而逝,而一期一振下意識的伸手拽住了三日月宗近的手。

“我們還會再見面麼?”

“會的,一定會的。”三日月宗近驀然發現自己注視著一期一振的眼睛依舊可以輕易觸動他的內心,裡面純粹而明亮,那樣帶著如此落寞的表情,他發現他無法開口拒絕一期一振,就像當年哪怕撒謊也沒法說出再也不見的話。

一期一振張了張嘴,還是選擇了沉默,他看著三日月宗近從他的指尖消失,徒留一絲如同泡沫般的星星點點。

待一期一振回到大殿,用完餐點的貴族官僚已離去大半,他回到他之前用餐的那張桌子。

鬼丸国纲似乎被冷风吹得醒了酒,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用指尖在酒杯边缘画着圈,抹去了多余的酒渍。除了意料之中被质问方才去处,后者搪塞着说去约见某个家境优渥的一振いちご贵族大小姐,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一期一振询问阴阳师每年月食大概周期后,两人便在次日清晨骑马赶回大阪城。

“沒想到關白大人居然會把我們甩在那裡就留了兩匹馬……”

“誰讓你一直不回來,再加上那時候我還醉著呢。”

厚實的馬蹄踏在水面濺起晶瑩的水花,清晨的空氣異常清新,呼到喉嚨陣陣涼意,遠處不時傳來尖銳的鳥鳴聲,清淨的氛圍心情舒暢。

“一期你見到月讀神了麼?”

“誒?”

“我是說你見到月讀神明了麼?”

一期一振愣住了,他完全沒想到鬼丸國綱會如此輕易問過這樣讓他咂舌的話,而对方尖刺的眼光盯着自己让他感到芒刺在背,忍不住拽紧了马儿的缰绳。

见一期一振沉默不语,鬼丸国纲好奇的勾起嘴唇,勒住缰绳让马匹靠过去侧过头凑近一期一振的脸,却发现对方竟然露出了转瞬即逝的懊恼纠结的表情。

鬼丸国纲直起身体,故意带着露骨的质疑语气问道,“怎么了一期君,到底见到没有?反正我是没有哦。”

这家伙从来不在我名字后面加君字……一期一振边这样想着边侧过头啧了一声,但是鬼丸国纲露出的那种“我什么都知道哦”的表情确实让他相当在意,据三日月宗近说他们去庭院的时候大殿的时间是流动的,如果鬼丸看到他们两个也不是不可能。想了想,“当然没有。我不是说了么,去约见那位一振いちご小姐,她很早以前就喜欢我,她的父亲还去关白大人那里提过亲。”

“嘁看来今年依旧没有人目睹月读神的花容月貌啊,传闻她长得特别漂亮!”鬼丸国纲知道从一期一振挖不出什么有趣的消息,便放弃了原本到了嘴边的追问。

“确实很漂亮……”

“你有说什么么?”

“并未。”

马蹄声踏破了寂静的早晨,也踏破了一期一振对于昨夜的回忆和全部的念念不舍,望着越发遥远的祭祀神社,他感到一种如同潮起潮落般的寂寞。

TBC

第四章终于出来啦ww然而下一章到底什么时候出来还尚未知道……
虽然写到八百万神明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有些心疼某个五元神……『淡然』
忘记说啦,各位草莓蜜柑日快乐,173结婚日快乐ww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