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刀剑乱舞/一期三日】大雪尚有蝉①

*一期一振x三日月宗近

*脑洞开到天边的产物

*有了开头不一定有结尾的长篇

*那么我们开始吧w

Chapeter1

萤火虫的微弱光芒穿梭在尺高的茂密的草丛,明明灭灭。今夜正是三日月之夜,弦月安然的悬挂在夜空,幽幽的夜风吹得周围萨拉萨拉响。

一片寂静中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一期一振抱着双腿缩在樱花树下,虽是抿紧了嘴唇,但豆大的泪珠还是不受控制的滑过脸颊。

他裸露的手臂上全是伤痕,连那张漂亮的脸蛋也满是划伤,十几分钟前他曾遭遇了被一群坏孩子粗暴的按在地上踢打辱骂。

至于原因——

歧视罢了。

一期一振出生在无法冠姓的下层阶级,贫困农户的父亲没有给他带来温饱的生活,在他出生不久便去世。母亲是出身卑微的妓女,没有学识,除了靠长相卖身外还去大户人家洗衣做饭撑起整个家庭,并供他读书。至于他那无节制酗酒赌博的继父,两者曾起过无数争执,然而最后都是一期一振被狠狠揍了一顿而收场。

正因为这些,一期一振受尽了同龄人的歧视和欺凌,性格温顺的他做不到反抗,也无力反抗。而这个时候他只能护住头在心里祈求上帝请快些结束这悲惨的事实。

想到这里一期一振抬起头用打过补丁的衣袖擦去泪水,咬紧嘴唇把呜咽声堵在了喉咙。母亲告诉过他,男孩子要坚强,他是男孩子所以绝对不能哭。

夜风拂过脸颊的泪痕,冰凉覆盖了之前火辣辣的疼痛。他拢了拢单薄的外套想要抵御突降的寒冷,从口中呼出股薄薄的白烟。

在泪眼朦胧中他抬眼望向远处,原本只想确定目前身处的地方,却蓦然看到远处闪起一团白光越发明亮刺眼起

来,一期一振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那团白光确确实实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位身穿一袭白衣的人类?

那人轻盈的脚尖落地,及腰黑色长发顺着动作倾泄而下在半空翩飞着,粉色樱花头饰垂在头侧,白色和服衣袂翻飞,夜空的弦月向他投下清冷的光辉,单薄的身形仿佛乘月而下的神明。

一期一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就好像就受到某种魔力的驱使不自主的靠过去,而对方很明显也发现了自己。

当两者距离只有几厘米远的时候,一期一振发现这人的鸢尾蓝眼瞳里仿佛落入弦月般摄人心魂,他没出息的愣在了原地。

夜风轻轻吹拂着那人的黑发,周围瞬间寂静得连呼吸都能清晰的听到。

“你……能看见我?”

开口的是对方,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声音几分轻柔。

“嗯……你的长发好漂亮……”

虽然一期一振现在不过6岁,但是这个美艳的大姐姐站在面前,他遵从了男人的本质脑袋放空,声音也轻微颤抖起来。

“是么,谢谢。”三日月宗近低下头注视着面前这个因为紧张而不知所措的用手指绞紧衣角的小男孩,居然会脸红么……第一次被如此单纯的印入他人眼中,想到这里他双目微挑,掩唇忍不住展开笑颜。

一期一振看得甚为恍惚,当他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他慌忙的伸手抓住那人的衣角,“你,叫什么名字?”

“五阿弥切。”

“诶好奇怪的名字……”

“五阿弥,净痴心之毒,嗔恨之毒,傲慢之毒,贪心之毒,嫉妒之毒。切,是谓抛却割舍。”

“……抱歉我不是很明白。”

“哈哈无妨无妨。”

三日月宗近牵起一期一振的小手,席地而坐,就在那棵樱花树下,簇拥成团的樱花在月下哗啦啦的摇晃,纷纷散散。

一时间的凝重的气氛依旧是由三日月宗近开口打破。

“你的脸怎么了,好多伤口?”

“唔……没事。”

“和其他男孩子打架了么?”

“嗯……”一期一振顺势点了点头,不想说出缘由,不想让身旁这个温柔的人为自己担心。

“以后遇到什么困处可以在弦月夜来此处找我。”三日月宗近突然觉得心里涌起几分无来由的痛惜,故作坚强的蓝发少年不知觉得将内心深处的脆弱全部暴露在他面前,以及那在眼眶中打转的泪花。沉默片刻伸手揉了揉一期一振的头,温柔的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后者则顺从的放下所有警惕,就好像一期一振无条件的相信了自己,这样奇异的感觉让三日月宗近刹那间无法再言。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谈了很多,虽然大部分都是一期一振单方面的抱怨,而三日月宗近只是做了称职的听众。

夜空原本分散在四处轻淡的乌云聚拢起来,逐渐遮去弦月本就微弱的光芒,一点点消失殆尽。

三日月宗近抬眼瞟过去,拍了拍衣服的褶皱站起身,恍惚中身形已经逐渐透明起来,仿佛下一刻便会凭空消失。正当他准备离去的时候,衣角一重,不用多想便知道他的蓝发少年再次抓住了他。

“你要走了么?”试探性的话语,小心翼翼。

三日月宗近回过头,定定的凝视着一期一振鎏金色瞳孔,像琥珀般一样好看的眼睛,像太阳一样熠熠生辉,里面却溢满他看不懂的神色。

“我们会再见面吧?”见三日月宗近不回答,一期一振追问道。

“会的。一定会的。”三日月宗近嘴角扬起笑容,再次揉了揉一期一振的头发,转过身向树林深处走去,缓慢消失在一期一振的视线中,而后者无能为力。

后来许久的时光里。

一期一振突然明白三日月宗近骗了他,因为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他,再也没有。

TBC

你所看到的只是个巨坑,你要相信它没有完结!!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