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刀剑乱舞/烛へし】二手情书

*现para

*烛台切光忠xへし切長谷部

*毒里有糖

へし切長谷部在昏暗中缓慢睁开眼睛。

今天厚重的黑色窗帘依旧没有像记忆中那样被拉开固定在两侧,被褥凌乱而潮湿,他在黑暗中勉强找回了聚焦使得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空气中已经稀薄的古龙水香水还能确实的划过他的鼻翼,他在被窝里侧过身伸手抚摸着旁边的床单,指尖残留着点点温度。

莫名的安心感让他自嘲的笑起来,凄凉而又可悲。へし切長谷部和烛台切光忠分手了,那个相处了3年的恋人,他深知着他们之间彻底完了,就连最后的友情也因为他的决绝而全部破碎,他无法想象明明前几天他们互相迷恋对方,亲吻,拥抱,甚至缠绵。

他想如果自己能够再坦率些,说不定就能挽留下对方,但是撕碎这些明明是自己。然而他每天早上多么希望再看到那双蜜金色眼瞳注视着自己,然后莞尔一笑的烛台切光忠,现在不在了,永远不会在了。但是他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苦,甚至连一丝悲伤都没有。

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只剩下半截香烟,里面盛满了燃尽的烟头。他想象着昨晚,也就是最后一晚,他性欲旺盛的恋人却只能沉默着,和他背对背不断点燃曾经放在他西装胸口的那包Treasurer,想到于此へし切長谷部不禁忍不住再次笑出声。

多么可笑。

自己还清晰的记着对方的一切,深刻的,强硬的,从他的脑容量里挤出大半空间存档,他认为这就是他最近浑浑噩噩的罪魁祸首。

人类会在寂寞的时候不可控制的念起过去,所以他脑海里全部都是烛台切光忠。谁也不知道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会经过怎样神奇的蜕变成黏着的情侣,但是へし切長谷部记得,那个可怕的男人曾多么疯狂的追求过他,烛台切光忠轻易的便夺走了他的心。

他早已习惯每天早上踏出房间就可以看到美味的早餐,在尽职尽责的叮嘱中坐上去往公司的拥挤地铁,最后被抱在怀里在额头印下甜蜜的晚安吻。

可是在两天前这些消失了,烛台切光忠收拾好行李搬出了他的公寓,至始至终都完美得无可挑剔的恋人连最后都对他露出了笑容。

へし切長谷部从床上坐起来,他小心的避开了摔碎在地上的相框,里面是他在西班牙的太阳门下被烛台切光忠深深的搂在怀里的照片,如今毫无意义。

啊呜?从房间外推门而入的黑色杜宾犬在他脚边趴下,乖顺的在他伸出手的瞬间用头蹭着他的手心,略显尖锐的翘起的耳朵轻轻摇晃起来。

这是跟随烛台切光忠10年的杜宾犬,却在和他相遇没几天便慷慨的赠送给了へし切長谷部,而这只大家伙就像他的主人一样转心认了他为主。而这次他想或许今后的大段时间内,他得和这只杜宾犬度过了,事实上这真是件幸运的事情,对他来说。

“那么以后就请多指教了,塔伯。”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