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为伊消得人憔悴

*cp『一期一振x三日月宗近』

*七夕贺文

*杜绝虐狗,保护动物

—————————————————————

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宗近准备结婚了。

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圣伊西德罗教堂,那天一期一振为了让一直过于紧张的三日月宗近好好休息,便叫来鹤丸国永代替和他一起迎接参加婚礼的客人。

虽然藤四郎兄弟嘻嘻哈哈的在教堂里追逐打闹让一期一振有些头疼外,进展很顺利。他带着谦顺温柔的笑容接受客人们的婚礼祝福。

其中三条家族的小狐丸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求一期一振承诺此生会照顾好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知道对方心里百般不愿意把他的兄长交给他,不过回过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三日月宗近,将手放在胸口前正色的答应了。

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在宽阔的教堂里回荡,在众人的掌声中,一期一振揽着三日月宗近柔软的腰,牵着他的妻子的手走上去面对慈祥的神父,接受着上帝的洗礼和保佑,他的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三日月宗近为妻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一期一振吉光,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在纷飞的樱花花瓣中,身穿漂亮的白婚纱的三日月宗近与一期一振对视片刻后,抬起下颚腼腆的点了点头。

“我以主的名义宣布,所配的人便不可分开。这一生一世的爱情,因为今天而完美。”

教堂再次爆发出了响亮的掌声,一期一振抱起三日月宗近向在场祝福他的人鞠躬表示感谢。正当他准备下来的时候——

“一期,要不你讲讲你和三日月宗近的恋爱故事吧,虽然我们刚刚没有反对你们,但是你得让我们都心服口服,毕竟你可是娶到了我们最喜欢的三日月宗近!”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接着其他客人开始起哄。

新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回过头对鹤丸国永歉意的挥挥手,对方迅速为他端上了一张靠椅。

为了让三日月宗近被他抱在怀里更舒服些,他俯身拉起对方的手放在自己肩上,而三日月宗近则顺从的将头靠在他肩膀,双手吊在了他脖颈上。

一期一振将他挚爱的新娘快要掉落头纱重新整理好,三日月宗近有些尴尬的蹭了蹭他,并心安的接受了他的亲吻。

他清了清嗓子,将食指放在唇前示意禁声,待教堂安静下来后,一期一振的声音回荡在教堂上空。

“说到我和三日月的渊源,我该说那真是我此生最幸运的事情。我和他的家族是世交,互相的父母关系非常好,那时候我比他小5岁,也就是说我读幼稚园的时候,他已经读小学了,别问了药研你们那时候还没被母亲生出来呢。当时三日月被要求负责照顾我,我想他肯定特别烦我连他和小伙伴玩都要带着我,”

听到这句话三日月宗近像是有些无奈的蹭了蹭一期一振的颈间,一期一振宠溺的伸手揉揉他的头发,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住在郊外的别墅,后面有座山,所以三日月经常带我爬山玩,为了不让我哭,他会一脸舍不得的从衣袋里取出棒棒糖递给我,那时候三日月喜欢欺负我,比如我摔进泥坑他都不拉我一下,”

在场传来窸窸窣窣的笑声,特别是爱染国俊笑得非常大声。

“后来,三日月去了初中,我逐渐被冷落下来。他读高中,我才读小学;他读大学,我才读初中,直到他出国留学考研,而我从来没有追上过他的步伐。我拼命读书,我希望总有一天能够和他并肩而行,我从三日月的父母口中得知三日月去了西班牙最好的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当我收拾行李去了那所大学的时候,三日月早已是资历优秀的社会精英。那种永远追不上他的悲伤和失落感如同潮起潮落给我带来了痛苦和不甘,我住进了他的公寓,他对我笑,就像儿时那样温柔,他开着玩笑说哈哈一期要不就由我来供你上大学吧。在他家我受到了很好的照顾,衣食起居全都是由他负责。哈哈我想你们肯定不知道,三日月其他的都很好,就是他的料理简直糟糕得不得了,我知道他很善良,但是他却用料理施舍给了一只猫,第二天我发现那只猫死在了我们家门口,我狠狠地教训他一顿,我命令他再也不要进厨房了,他当时低下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一期一振拿起旁边的水杯润了润喉咙,为三日月宗近调整了更加舒适的姿势,毕竟一直被别人抱在怀里可不是什么有趣的经历,

“当我第一次看到三日月带回来了位漂亮的女性的时候,他给我说这位是他上司的女儿,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她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妻子。我愣住了,我的胸口像是塞进了大团棉花,而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捏在手心,那时候我突然明白了我总是抱着想要追上三日月的那种期望,我自始至终都喜欢着三日月,我看着那位女性和三日月在餐桌上谈笑风生,我的感情像是破堤的洪水一遍遍击打着我内心深处,然后泛滥成灾。大学毕业后,我选择留在了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当教授,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三日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也是那时候我抓住他的手,告诉他我喜欢他。三日月愣了片刻后,笑着说那一期就来追我吧?但是我不想告诉他,其实我追了他19年,”

教堂安静得只听见远处的白鸽翅膀闪动的声音,五虎退开始抽泣起来,一期一振有些无奈的让旁边的平野藤四郎安慰他一会儿。一期一振收拢了手,三日月宗近像是害羞般的嘟起嘴将脸埋进他的衣领里,一期一振忍不住笑起来,

“至那以后我们的生活模式完全颠倒了,我白天去康普顿斯大学教书,到了下午三日月会开车来接我回家,然后我会做好丰盛的食物和他一起共进晚餐。我开始接替照顾他的责任,我们每个星期都会去街角的咖啡厅借一本书在那里享受下午的美好时光,在夕阳西下时我们会手牵着手回家。偶尔我们会去乡下呼吸新鲜空气,采摘鲜嫩的番茄吃,虽然我并不喜欢那种酸甜的味道,但是我觉得只要三日月开心就好,当然三日月也知道我喜欢球赛,所以他会在半夜爬上来拽着我去守着球赛直播。我们在西班牙度过了温馨的3年,我们像个小情侣般穿过难为情的情侣装,我们大老远跑去塞维利亚就为了去吃那里的油煎蛋饼,我们在巴伦西亚看过日落消失在地平线,我们去萨拉戈萨参加过斗牛庙会……”

“然后在马德里的太阳门下三日月终于答应和我在一起,我欣喜若狂,我当着所有年轻人的面抱起三日月转圈,我亲吻他的脸颊,他那如同掉落弦月蓝色眼瞳里第一次印下了我的影子。我记得三日月说过他想和我在教堂举办婚礼,就在这个我们朝夕相处,填满了我们美好回忆的城市结婚,至今为止我追了三日月22年,我最初的爱恋终于传达给了我这个迟钝的妻子心里,我现在只想告诉他,我挚爱的妻子,三日月宗近,我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他,我从心底爱着他,我真的非常爱他,胜过我的生命,我真的爱他……啊咧?”

泪水顺着一期一振的脸颊滑下,他准备继续讲下去,但是抽泣使他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青年低下了头将他的妻子抱在怀里,他不知疲倦的一遍遍亲吻着三日月宗近的额头,最后他蜷缩起身体颤抖着,泣不成声。

这场白色的婚礼在马德里的圣伊西德罗教堂,在那个蓝发青年的讲述和最后的哭泣声中结束。而他此生最爱妻子三日月宗近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三日月,你小时候说过长大后除了我不会嫁给任何人。那现在你什么时候和我结婚?”

“哈哈一期你连那种儿时过家家的话都要信么?真蠢。至于我什么时候嫁给你,等我死了以后吧!”

……

……

啊真的是死了之后啊,三日月宗近。

婚礼结束后三天,五虎退在房间里发现一期一振顺着血管割腕而死。而粟田口现任当家为妻子三日月宗近殉情的事没过多久被传得沸沸扬扬。

……

……

我们不能参加同一个婚礼,至少我们可以参加同一个葬礼。

END

by齊鸢

—————————————————————

评论(2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