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夜莺『一莺』③

*cp【一期一振x莺丸】

*凌辱肉渣

*大概有打戏?

————————————————————

莺丸失踪了。

当一期一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像发了疯一样拼命的动用整个组的情报机构亲自去寻找。

然而这些都只不过是大海捞针的行为。

可怕的失落感席卷占据他的身体,渐渐的除了完成工作后他开始不断出入曾经厌恶的酒吧。

然后一瓶又一瓶的灌着自己酒,随性的发酒疯,最后第二天被部下发现宿醉在酒吧里。在五虎退他们极力劝导下,他停止这种无用的折磨自己的行为。

那个依赖自己的莺丸,曾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一期一振家的后院里,如今又毫无痕迹的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他扶上自己的胸口,里面哪怕被塞满了棉花却依旧如同潮起潮落般带来痛苦和不甘。他不敢想象失去莺丸竟然对他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但是毋庸置疑莺丸已经打开那扇紧闭的门,狠狠的将他的心脏捏在手中。

如果他的恋人消失了,那他信誓旦旦的承诺也不过是一纸废纸。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曾经不过是当养了个宠物,现在居然可以如此随意的成为了他心中的唯一,成为他的弱点。

该死…

可恶…

“组长,这是您要找的文件。”

“好,放在那里吧,我待会儿会处理的。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不,没有了。”

繁忙的工作,暂时填充了一期一振感情上的缺漏,他不可能长期处于阴霾状态,这是作为组长的原则。

一期一振翻阅着文件,是左文字组发过来的资料,用拇指按住最上面的纸张,故作漫不经心的撩起边角,在中间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很可惜,连来派也不知道。

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我该说果然么…”

派出的情报机构今天也是无功而返,莺丸的下落在这将近一个月里几乎毫无收获。不过最让他无奈的是,在一次次失望中他竟然依旧坚持寻找着。

突然不远处的电话叮铃铃的响起。五虎退伸手提起话筒拉过来递给一期一振。

里面传来电流的滋滋滋的声音,对方像是故意停顿的很久后,轻声笑出声。

“一期你还好么?”

一期一振愣了片刻,轻佻的语调自然很快就可以猜出来。

“三日月殿,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事么?”

“哦呀哦呀你还是这样疏离的用敬称呢。啊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为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关于你私地下寻找的那个人……”

“什么?!你知道莺丸的下落?!”

“原来那个人叫莺丸啊,嘿出点声好么?”

一期一振震惊的睁大了瞳孔,对面清晰的传来扯着哭腔的呜咽声,然后惨淡的唤了声一期……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在你那里!你他妈到底做了什么?!”一期一振狠狠的捏紧话筒几乎要将其捏碎,愤怒促使他的情绪暴躁起来,被咬得苍白的嘴唇剧烈颤抖起来。

“没想到你会这么激动…所以呢你找我想要做什么,快看这漂亮的身体曲线真是诱人…”三日月宗近不紧不慢的说着,隐约夹杂着衣物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够了,告诉我,你现在在哪?!”一期一振猛烈的揉碎了办公桌上的文件,他不敢想象现在在那边的莺丸到底收到了怎样的对待,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收到不可挽救的伤害。

“邮件,我发给你地址。”

一期一振抓起一旁的笔随意撕下一张纸将地址抄下去后,打开了左上的抽屉取出手枪,他深呼了口气,挂断了电话并把电话线缆全部扯断。

“骨飧,五虎退跟我走!”

一路上一期一振不断的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然而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越发的糟糕起来,他很清楚三日月宗近不会做出杀人灭口的事,但是不保证他会做其他什么事。

当他踹开门的时候,印入眼帘的场景,使他再也无法冷静,他几步上前上膛用手枪抵住三日月宗近的眉心,手指扣上板机。

莺丸被麻绳捆住双手吊在床头上,裸露的身体从颈侧到胸口到腹部,再到大腿和大腿内侧布满了暧昧的红印,双腿被强行拉开隐秘的地方丝丝缕缕残留着乳白色的液体。他口中被塞着布条绑在后脑勺上,粘稠唾液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颚滴落,泪水无声的从眼眶中滚落,那双漂亮的草青色眼瞳如同被玩坏的人偶暗淡失色,莺丸垂着头,身体脆弱无助的颤抖着。

“你……是在向我挑衅么?”

一期一振抬起头,眼中满是嗜血的杀意,此刻他冷静得不像是活生生的人,更像是残酷无情的恶魔。

他是真的被惹怒了,他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全部撕碎,恼怒快要控制他的身体。

如果说平时的他是温柔得像平静的湖面,而他现在就是伺机吞噬一切的滔天巨浪,只不过是最开始的宁静而已。

“怎么会,我怎么会挑衅你,如果你生气是因为那个人的话,我觉得你不该把所有的怒气撒在我身上,我并没有参与这场游戏。”

三日月宗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伸手推开抵在自己额头上的枪筒,“你尽管可以带走他,我不会拦你,我也不想和你为敌,毕竟我们曾经有那么点关系。”

一期一振放下了手枪,脱下外套走到床边盖住莺丸的身体将他整个抱在怀里,他沉默片刻开口,“你这次想要做什么,告诉我,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瞟了对方一眼,双手交叠在胸前,漫不经心的扬起笑容,“我本来是想拿他威胁烛台切光忠,但是我没想到会和你扯上关系。不过既然你那么珍惜他,我想我可以因此来威胁你…”

站在三日月宗近身后的部下拿起手枪上膛在他话落瞬间全部对准一期一振的方向,连五虎退他们的拔枪后的动作都被封锁了。

“所以呢,这次你的目标是收购备前组么?你的胃口真大。”一期一振伸手拭去莺丸眼角的泪水,面无表情的看向三日月宗近,他也相信对方永远不可能对他开枪。

三日月宗近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呼出层层烟卷,他站起身,换上常用的那种温和的笑容,“要谈判么?”

“你……果然是在挑衅我吧,三日月,你抓了莺丸还做了那种事,现在你让我身处子弹中间,你居然可以那么平静的提出谈判?真可笑。”

“这由不得你,别忘了这个地方是三条组的分舵,我可不想明天报纸头条是粟田口组现任当家暴毙街头。”三日月宗近侧过头,眼角轻微扬起,眼中的月弯成一丝弦月倒映在幽深的蓝色星空里。如同狐狸般的狡黠。

一期一振沉默片刻,走到五虎退身边将莺丸放下来,将对方的外套的双排扣扣好,吩咐五虎退照顾好他。他伸手扯松了领带,无视对准他的手枪,“好,我跟你谈判。让你的部下全部把枪放下,并且我不希望我的弟弟和我的恋人受到任何伤害。”

“当然。听我的话,你们把枪放下。”三日月宗近挥了挥手,披上小狐丸拿过来的外套,走过去扯住一期一振领带漫不经心的将其重新系好,转过身打了个响指,慵懒的语调,“你跟我来。”

【三条分舵·会议室】

三日月宗近将文件推到一期一振面前,靠在皮质靠椅上,双手撑住下颚,等待对方的反应。

会议室被屏蔽了所有人,温度过低的冷风,安静得只有翻阅纸张的声音能够穿透这压抑凝重的气氛。还有两人被压得很缓慢的呼吸声。

“果然你的目的就是收购备前组么,我本来以为你三条组和备前组一直敌对是不会做出这种趁人之危的行为,还是我把你想得太简单了?”一期一振随意的将文件推开,有些无奈的头部抵在靠背上,语气却冷漠得不近人情,“我更没想到你会尝试找粟田口组这个棱模两可的对手同盟。”

“你我都知道,就是因为这棱模两可的关系,我们双方都不会下狠手,我认为这是好机会不是么?”三日月宗近漫不经心用棉布擦拭着放在大腿上的太刀,漂亮的刀刃,在灯光下反射着属于冷兵器的点点寒光。

一期一振闭了闭眼睛,站起身整理好西装上的褶皱,瞟向三日月宗近用尽可能成恳的语气,“抱歉,我拒绝这次谈判的目的。”

“就因为莺丸是备前组的原组长?”

“……是,我不会让备前组落在你手里的。”

“你就那么珍惜他?哪怕现在他一无是处,哪怕他只能像现在这样等待别人去救赎?”

“他只是与世无争而已,别太小看他的能力。三日月,既然我已经说过拒绝这次谈判,我希望你不要太威逼我,我不想和你彻底闹翻。”

三日月宗近沉默片刻,站起身从会议桌下拿出那把红色刀鞘的太刀,如果没有认错那曾经是一期一振遗留在这里的佩刀。

“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东西,虽然我现在已经用不到了。”

“和我决斗,用最原始的方法,无论输赢从今以后我都会放手。”

一期一振拔出了太刀,熟悉的触感,唤起了太多尘封的记忆。他双手握住刀鞘后撤一步摆好姿势,嘴角扯出一丝笑意。

“奉陪到底!”

当莺丸意识清晰的时候,头部剧烈的疼痛使他在一片混沌无线循环的状态中苏醒过来。

“啊你醒了啊,真是把我担心坏了。”他看到一期一振从门外走进来,坐在他床边将水杯递给他,还是那样仿佛融化一切的笑容,真真切切的出现在面前。

“嗯怎么了,没事啦莺丸殿,现在在我家哟,你看窗户外就是你最喜欢坐着喝茶的后院。”

“那天你突然失踪,我觉得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别担心,我就在你身边。”

一句一句的话撞击莺丸的心里,莫名泪水止不住的滚下来,他向一期一振伸出手,指尖触碰到对方的脸颊的时候,他嘴唇在颤抖。

明明那一个月,不断唤着面前这个人的名字,现在看到这个人却止不住的悲伤。

我到底怎么了?

然后他被拉到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紫罗兰的味道,一期一振将莺丸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如同捧着世界上最昂贵却易碎的宝石,对方单薄的身体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才是心脏快要停止的那个,抱歉。”莺丸说道。

“不用给我道歉,拜托了。莺丸,算我求你别太离开我,就算是有非要离开的时候请把理由告诉我,夜莺不是希望受到关注的鸟么,他不是害羞的时候会藏在翅膀里的鸟么,为什么不来依靠我?”

“笨蛋,我已经在依靠你了。”

“哈哈是么?”

阳光透过窗户透落下来,星星点点。

没有甜言蜜语。

只是心意相通。

TBC

————————————————————

离蔌:『士下座』爷爷我错了,剧情需要,求求你原谅我!!

三日月:『毫不理会』你自己反省三天,在那之前别和我说话。

我只想说如果有爷厨的请原谅我,爷爷不原谅我不来我家,我好怕。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