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夜莺【一莺】②

*cp『一期一振x莺丸』

*黑道设定

*同居设定

————————————————————

斑驳的树荫剪影,徐徐吹来的微风。

湛蓝天空随意的飘浮着淡淡薄云,不知原因般缓慢移动,然后逐渐变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尽管这轻微的变化没人会去特别注意。

莺丸靠在长椅背上,抬起手看向手腕的手表,分针正指8点半,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呵欠。

『一期迟到了。』

他承认因为这次约定他提前将近一个小时到达,也就是说他坐在这个游乐园角落已经坐了一个小时。在那之前,有个叫にっかり青江的家伙意图用抹茶泡芙将他骗走…

“抱歉抱歉,莺丸殿,我之前公司有点事,所以迟到了!”

正当莺丸决定拿出电话的时候,一期一振边喘着气边跑回来向他挥手。他弯下腰不断的调整呼吸,伸手将手中的抹茶冰淇淋递到莺丸面前。

“没关系。你只是迟到了十几分钟而已。”

莺丸接过冰淇淋,最开始只是用舌头舔了几下,冰凉的抹茶味和雪球混合,滑过喉咙的时候甜却不腻的味道。平时喝惯了热茶的他对这种不常吃的东西突然产生了独特的兴趣,侧过头赶紧再舔了几口。

一期一振觉得莺丸眼睛因为惊奇都在发光,一向对外界不太感兴趣的莺丸现在居然会对小小的冰淇淋而兴奋,实在是可爱得让他快要笑出声。

“没想到莺丸殿喜欢这种东西么,哈哈平时都是退酱他们缠着让我给他们买呢——”

“恩,这个味道很不错。”

一期一振双手叠在后脑勺上,伸手指向不远处的摩天轮和过山车。

“等下我们去玩那个吧。”

“诶我心脏可受不了——喂我说一期尊重老人家啦!!”

一期瞟了莺丸一眼,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便拉住莺丸的手向摩天轮跑去。

“别以为年龄比我大,就可以拒绝后辈的请求哟,我不允许呐!”

因为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任何应对措施,冰淇淋意料之中砸在地上,逐渐融化成水。

【两个小时前·来派】

明亮的悬挂水晶灯,宽敞的地下休闲室沿路酒柜上陈列着各种出口的上称酒品。古风典雅的室内带着略显潮湿的泥土气息,中间摆着一张占了三分之一的台球桌。

明石国行降低身体,将球杆架在食指和中指间,对准离他不远的白球,调整视线于前方的写着8号黑球持平,然后用力一杆撞击。

台球沿着一定轨迹碰撞两边球台,咕噜咕噜滚动按照弧线准确掉进原本计算好的最上方的球网里。

明石国行收回球杆,双手撑在球台边缘,看向坐在沙发上悠闲抿着酒液的江雪左文字,眼中勾出狡黠的神色。

江雪左文字将高脚杯中的红酒喝尽后,站起身随手放在吧台上,拿起靠墙的球杆,在球桌侧面停下脚步。悠然自得的将身体伏在球桌上,漫不经心的开口,“你家的红酒味道还真不错,平时经常邀请粟田口或者三条那位先生过来吧?”

“听你的意思是,你这次来是为了那位先生的事情?”

“是这样,我很尊重那位先生,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荣幸。”球杆意料之中击中白球,撞击了正面的6号黑球。

“于是呢,你也是来套情报的?”明石国行接过了萤丸递过来的RIO,看向那枚黑球毫无悬念的落入球网。

江雪左文字用球杆撑地,借力翻身侧坐在球台上,他眯起眼睛目视着正摇晃着RIO的明石国行。

“我就开门见山说了,备前组内部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知,矛盾纠纷。”

江雪左文字伸手打了个响指,一直伴随身旁的宗三左文字提起银色手提箱利落的打开放在桌上,100张百元钞票为一捆,足足20捆。

明石国行冷哼了一声,将喝完的酒杯倒过来晃干净里面的酒液,他伸手擦去嘴角的残渍。抬手示意萤丸把钱箱收下,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是我这三天里收到的第二个钱箱了,啊真麻烦,你们这些家伙还要不要让我好好安静睡个觉了?之前堀川那边也是这样,硬是把我叫出来陪你们玩……”

“堀川么…看来三条那边已经抢先行动了。好了明石先生,你说完了就可以去休息了。”

明石国行摆弄着球杆,沉默片刻,缓缓笑起来,“备前组那边有个人失踪哟,听说是个特别重要的人。嘛众所周知,烛台切光忠原本是备前组的分支——长船组的组长,后来备前原本的组长因为某些事指认烛台切光忠为新任组长后就退到幕后,这就是现在他几乎一手掌握备前组的原因。”

“而现在引起矛盾,大概是因为曾经忠诚原组长的亲信把所有责任怪在烛台切光忠保护失职上;而曾经不满于他的反派则想借助这次机会推翻烛台切光忠。”

江雪左文字待明石国行话落后,将球杆放在角落,关掉了衣领上安装的纳米窃听器,双手交叠在胸前,看向休息室的雕花木门,“你满意了么,粟田口的先生?”

门外突然一阵骚动,木门应声推开,一期一振走进来随手将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守卫丢在地上。走过来拍了拍江雪左文字的肩膀,带着示意友好的笑容,缓缓侧过头看向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的明石国行。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明石先生。你的意思是失踪的那个人就是备前组的原组长么?”

明石国行故作惋惜的瞟了一眼被扔在地毯上的部下,感叹着守在门口的幸好不是国俊。他毫不客气的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随口吐露了几个字。

“谁知道…还有说这么多好累啊,这样总可以让我休息了吧?”

“辛苦你了,情报屋先生,请好好休息。”

【游乐园】

莺丸拖着虚脱的身体从过山车下来,脸色发青,他趴在墙上想吐又吐不出来,干涩梗在喉咙,呼吸的时候直发疼。他回过头看向身后幸灾乐祸的一期一振,扶额叹了口气,“我说什么了,你非要拉我去…”

一期一振伸手拍了拍莺丸的后背,扶着他去售票口旁边的长椅坐下,让他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故意用哄孩子般的语气说道,“需要我给你去买水么,或者抹茶冰淇淋…”

莺丸抬起头看向一期一振,眨了眨眼睛,用拳掩唇咳嗽几声,“我要抹茶冰淇淋。”

啊咧?

这么直言不讳?

一期一振看向面前的莺丸,虽然想说想吐的话还不要吃冷饮比较好,但是对方如此诚恳的拜托自己还是不好拒绝啊…

他伸手揉了揉莺丸的头发,凑过去掀开莺丸的垂发吻了吻他的额头,半眯起眼睛开着玩笑,“那莺丸殿要坐在这里等我回来哟~”

莺丸愣了片刻,侧过头掩饰自己瞬间的难为情,却掩盖不了早已爬上脸颊的红晕,被抚摸的地方都火辣辣的烫,好热。他慌忙抓过一期一振的领带拉下来,简单的擦过对方的嘴唇,低下头支支吾吾起来,“早…早点回来。”

“好~”

一期一振莞尔一笑,站起身跑远,回过头,如同夜莺般的恋人正安静的靠在长椅上,夕阳投射下来为他渡上一层光晕,如此的恬静,如此的让他不愿意放手。

我会保护你。

以我的名誉起誓,我将赌上性命保护你。

我不愿意为此放手。

你是我的夜莺,就算把你关在笼子里,我也不愿意你飞走。

莺丸看了看手表后,发现一期一振还没有回来,他有些担忧的站起身眺望周围,但是没有发现。

“莺丸?”

突然身后传来呼唤他名字的声音,很陌生的声音,正当他本能的准备躲开的时候,被人用手肘勾住脖颈,随后一块布蒙住他的口鼻,呛人的味道让他呼吸困难,挣扎许久后一阵眩晕如同黑兽向他扑来。

一期……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