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夜莺【一莺】①

*cp『一期一振x莺丸』

*同居设定

*黑道设定

————————————————————

那天夕阳余晖如同蜂蜜般粘稠,撒在绿青色的齐肩短发上,慢慢滑下来勾勒出那人棱角分明的脸的轮廓,他双手捧着尚还飘着薄气的茶水,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

一期对于莺丸最开始的印象就是这样的,冷淡,高雅,朦胧美。他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了莺丸他家的钥匙,是他那些调皮的弟弟们么?

“莺丸殿,夜安。”

“啊夜安,一期欢迎回来。”

一期走过去坐到莺丸身边,接过了递过来的茶杯,故意抬起头用手肘绕过莺丸的脖颈,放到唇边将茶水送入嘴中。

另一只手熟练的抛开莺丸过长的垂发,凑过去吻了吻那长久被遮住的眼睑,缓缓笑起来。

“恩我回来了,莺丸殿在家里还好么?”

面对一期如此随意的做出对他来说冲击力太大的动作,莺丸慌忙低下头以喝茶来掩饰自己的早已爬上脸颊的红晕,他只是点了点头。

夜莺,虽然羽毛不够绚丽,却拥有出众的鸣唱音域,是极少数能够在黑夜里鸣叫的鸟类。你不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你只知道它在某个角落。

然后在一个雷暴雨的晚上,一期准备关上窗户的时候,发现院子里有只翅膀全部淋湿的夜莺躺在草丛里,瘦小的身体因为寒冷而颤抖。

一期就是在那天发现了如同落魄贵族般的莺丸,长长的头发遮去了大半张脸,呼吸絮乱,脸因为高烧而泛起病态的潮红,衣服几乎被全部撕毁,身体冰冷并且遍体鳞伤的倒在樱花树下昏迷不醒。

经过药研藤四郎的整晚抢救,终于脱离危险的莺丸醒来第一句话是“大包平在哪!他在哪!”之后不管一期一振怎样追问,对方却仿佛失忆般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在后来的一个星期内,莺丸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双手抱住膝盖头靠在墙壁上沉默寡言。而每天的饮食几乎是一期一振强行灌下去的,为了使莺丸保持清醒,他还毫不客气的甩了他几个巴掌。

而现在莺丸的身体状况虽然很好,但还是处于失忆,并且伴随语言能力的缺失,但是只要一期一振留他身边,他就会放下所有警惕开始言谈,甚至展露笑容。

“莺丸。要尝尝这个么,我做的草莓大福?”

一期一振拿起盘中的一枚,塞进了莺丸顺从的张开的嘴里。

几番咀嚼后,莺丸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这个太甜了,很抱歉一期,我不太喜欢。”

一期一振看着面前人儿如同孩童的表现,忍不住笑出声,凑过去将对方拥进怀里,拍拍他的后背,“没关系,只要你不喜欢的东西我们都可以扔掉,只要你开心,你想要什么我都找来送给你…”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莺丸沉默了,他双手扶上了一期一振的后背,莫名的不安感顿时席卷而来,如同海草缠住他的喉咙让他快要窒息。

他失去了一段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记忆,前方的一片灰暗,那份记忆或许是温暖的,也或许是寒冷刺骨的,那头连接着的是他无法接受的危险和绝望,他不知所措。

“怎么了?”

“你会离开我么?”

“诶?…当然不会,直到你彻底离开我后,我才会放手。”

莺丸加大了抱住一期一振的力气,咬住嘴唇,点了点头。

一期一振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莺丸在想些什么,他对他一无所知,莺丸从来不会向他索取什么,只是单方面的接受他的好意和照顾。

他有的时候会发现莺丸会躲在房间角落,嘴里哼着某种奇怪的旋律,莺丸告诉他,他容易寂寞,容易陷入某种无限循环的状态。

而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一期一振猜不透。他单手撑住头,翘着腿坐在靠椅上,眯起眼睛看向手中的照片,这是当初从莺丸身上掉下来的,上面是莺丸和一群已经糊掉面貌的家伙的合照,依稀可以看到一个黑色头发的人毕恭毕敬的向莺丸行礼。

为了找出这张照片和莺丸的秘密,一期一振派出了粟田口的情报机构去调查,而今天是鯰尾他们返回的日子。

“最近备前组似乎内部出现矛盾已经很久没有活动了,而三条组貌似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赚一笔…不知道我们是否有所行动?”

骨喰毫无起伏的声音,他面无表情的翻读着手中的资料,抬起头看向沉默不语的一期一振,征求着他的意见。

一期一振放下了照片,伸手揉了揉跪在地上枕在他大腿上的药研的头发,双手交叠用手背撑住额头,“粟田口一直都和备前组是同盟关系,而我们和三条组关系很模糊,互不干涉。如果这次我们有所行动的话,定会和这两个组起冲突。啊算了,让左文字组去来派套些情报来吧,这次我们按兵不动。对了,莺丸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

“抱歉,一期哥,毫无进展。”站在面前的鯰尾赶紧接了话。

一期一振站起身理好衣服的褶皱,有些无奈的笑起来,拍了拍鯰尾的肩膀,一改刚才的严厉阴郁,融化水般温柔的语气,“下次加油呐,我相信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好弟弟们啊…”

TBC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