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夏日祭『一期三日/HE』

#三日月受深夜60分#  #黏乎乎的夏日# #一期三日#

“趁着夏日祭我就给你们放假三天吧,内番什么的暂时停止,你们今晚上开始就好好放松放松,别再说我不体谅你们呐!”审神者停顿片刻,凑到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的中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低声说道,“特别是你们两个要好好交流感情呐…”

虽然知道他们的痴汉审神者一直都很重视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宗近的感情问题,原因好像是在现世的微博这玩意儿上知道他们两个是夫妻刀,但是现在专门打发走了其他刀剑男士,让他们两个独处确实太过于尴尬了。

“呐三日月殿您没事吧?”一期一振侧过头看向走在他旁边的依旧神色风平浪静的三日月宗近,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三日月宗近穿着深蓝色的浴衣,头上侧戴着大红色的恶鬼面具,左手端着刚从摊位上买来的冰沙,右手拿着苹果糖放进嘴里咬碎,慢悠悠的踏着木屐跟着一期一振身后。

白皙面容投上灯笼的红晕有种莫名的朦胧美,落入弦月般的漂亮蓝色眼瞳闪烁着对周围新奇事物的好奇,嘴角自然的幸福笑容,尽管如此但又如同孩童的扯住一期一振的手生怕走丢般。

三日月殿一定很少见过这些,一期一振在心里想。

“没事哟,御前樣不觉得这些东西真的很好玩么?”还是孩童般的纯真天然,三日月宗近抬起头看向一期一振笑起来。

“恩,你开心就好。”一期一振紧了紧抓住三日月宗近的手,他抿着棉花糖沉默不语。

尾巴划开水面,金红色的金鱼跃动在水盆中,鼓起大眼睛吐露着水泡瞧着顾客。

三日月宗近蹲下身拿起纸网追着金鱼的动向套过去,在它不经意间一个用力将金鱼整个套在网中,提起来放进纸碗。

“呜哇,三日月殿好厉害!”一期一振一脸绝望的看向三日月宗近的纸碗中已经有三条金鱼,而自己碗中不仅一个没有,网都破了好几个。

“噗谁让你那么用力。”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用振袖掩唇笑出声,将纸网塞进一期一振的手中,然后伸手握住他的手,重复着已经开始熟练的技巧。

温暖的体温靠过来,一期一振便顺从对方的指导,终于套起了一条金鱼。

“看吧,都是御前樣不懂技巧而已…”

“好像是这样呐。”

一期一振有些不好意思的曲指蹭了蹭脸颊。


“就要那个!”

一期一振将木塞塞进枪口,双手端起气枪,视线于瞄准筒持平,对准目标扣动扳机。木塞弹出去准确的击中对面木架上那个绿色的玩偶。

老板将倒下去的玩偶递给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放下了气枪凑到对方身边,“为什么要这个啊?”

“啊咧你没有发现这个特别像你么?”三日月宗近半眯起眼睛,指了指手中的玩偶。

“你是说我像狗么?”

“只是觉得这只狗是绿色的,而且它脖颈系着的这个丝带的花纹很像你的刀銘。”

“诶是么?”

“当然呐。”三日月宗近将玩偶放进提着的布袋里,伸手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难不成御前樣觉得自己是…”

“不,我才没有这么说!”

一期一振将柜台上的麦穗发饰挂在三日月宗近的头上,手指穿过发丝收拢脑后的黑色丝带系成蝴蝶结,他拿起铜镜摆在三日月宗近面前,按住对方的肩膀低下身轻声耳语,“上次我把之前那个发饰弄坏了,所以这次我送你一个新的…”

“御前樣的审美怎么都有种女孩子的感觉,乱酱影响到你了么?还是说上次把你按在地板上强行化妆给你造成心理阴影了?……”三日月宗近侧过头漫吻过一期一振的脸颊,漫不经心的说着对方的黑历史,声音大得以至于旁边的摊主强迫自己不要笑而憋着眼泪。

“喂,不要拆我的台啊,我可是好不容易维护了身为人夫的形象了啊!”一期一振赶紧捂住三日月宗近的嘴,对摊主摆了摆手示意完全没有这回事儿。

“小姐,你有这么温柔的夫君真的很幸福呢…”

“啊咧?…”

“噗哈哈哈哈!…”

“抱歉摊主事实上我并不是女性,还有御前樣你别笑了!”

“噗哈哈哈三日月小姐你真是好幸福啊!…”

“一期一振你給我閉嘴!”

“啊煙花大會貌似快要開始了,好了啦三日月殿我們先去把好位置占了吧!”一期一振打斷了三日月宗近的話,對攤主鞠躬後牽著三日月宗近的手向河岸跑去。

“慢點,明明時間還早啊…”三日月宗近知道一期一振突然這樣做是為了挽回他的形象,但是這樣突然跑動確實讓他大口喘了幾口氣。

匆忙閃過的景色,從手心傳來的溫度似乎快要灼傷他的皮膚,熟悉得太過於真實。三日月宗近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張了張嘴,無奈的歎了口氣。

夏日凉风撫过水面,天空的星辰和远处的点点火光混合投下来,瞬间平静的水面荡漾起缤纷的圈圈涟漪,美得仿佛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提前来到河边等待烟花大会的两人挑了最高的河岸,他们并排坐在一起后莫名的选择沉默,一时间的不知所措和尴尬不已。

“三日月殿觉得今晚开心么?”

“恩,御前樣陪我玩了很多有趣的游戏,我很开心呢。”

尽管一期一振已经在努力打破这份尴尬,但是三日月宗近的回答却丝毫没有给他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机会。

“不知道主上他们去哪了,这一路上除了遇到烛台切和大俱利外就没有遇到其他人了…啊真是的,他们到底晃荡到什么地方去了!”

“…御前樣你知道么…那以后真的,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三日月宗近双手圈住膝盖,下颚抵在手臂上,语气很轻,仿佛虚无缥缈。但是一期一振能感受到对方小心翼翼捧着什么易碎物般的心情。

“宁宁给我说,如果不想失去一切,就不要处于被动,可惜这句话她自己都没有做到。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观赏刀,当年我知道你被烧毁的时候,我无能为力,我几乎在埋怨自己的无所作为…”

三日月宗近缓缓低下头,嘴角扬起抹凄凉的笑容,蓝色的眼瞳里蒙上一层水雾,他咬紧了嘴唇抑制着自己快要喷薄而出的感情。弦月的清冷光辉撒下来,这个本来就如同明月般的高贵冷艳的人儿却不知为何显得相当削瘦脆弱。

一期一振闭上了眼睛,伸手拉过三日月宗近的肩膀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对方的后背,却选择沉默不语。

“我毫无破损的保存下来,我拥有太长的生命,我拥有太多的记忆,时间一长我觉得我就只剩下寻找你这一个执念。主君将我召唤出来,你知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么?你一如既往温柔,你笑着对我说你是一期一振,你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你带著對待陌生人般的语气。啊我那时候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期一振将三日月宗近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用手指梳理着他头发,抬起头看向湛蓝的天空笑起来,“听到了么我的心跳声,我还活着,宗近殿。你一直眷念着曾经身为天下一振的他,可是你一直不知道现在的一期一振也同样眷念着你,你以为我和他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但是很遗憾我就是他。这场夏日祭我一直问你开心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期一振真的是从心底在爱着三日月宗近…”

“御前樣?”三日月宗近睁大了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头顶这个人,呼吸,外貌,语气,什么…什么都不愿意错过,就如同观赏着天底下最宝贵的东西,摔碎了就真的再也不会拥有了。

他不知所措的侧过头,用振袖慌忙遮去脸上的红晕,心脏就像被逐渐灌入糖浆般,连喉咙都已经甜得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顺着脸颊滑下,他闭上眼睛趴在一期一振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别哭了,记忆这种东西我就在和你相处中逐渐拥有,上次寻找博多在大阪城的时候我就已经全部取回来了。”一期一振将三日月宗近拥紧在怀,他想如果他这辈子只能拥有一件宝物,他想他已经拥有很久了。

周围人群的吵闹声越发的大起来,突然对面窜起来一束火星在天空中炸开,缤纷的烟花以此为始,夜空瞬间绚烂如同白昼。

一期一振伸手捂住了三日月宗近的眼睛,凑过去毫不客气吻上了他的嘴唇,在那之前他在对方耳边说了三个字,很可惜被这场烟花大会很不凑巧的抹去了声音。

end

by离蔌

===========

事实上当时在一期三日身后

“→_→主上你在做什么?”

“(・ิϖ・ิ)っ别闹,你没看见前面的一期和三日月么!”

“→_→会长针眼的…”

“(ฅ>ω<*ฅ)骨喰,啊还有鲶尾,要是你们喜欢,我也可以吻你们啊!”

“╭(°A°`)╮请您不要这样…”

“(ಥ_ಥ)要是换成清光,他肯定会很乐意的…”

“→_→他就在你身后。”

“( •̀∀•́ )主君刚才在说什么?!”

“(・ิϖ・ิ)っ快看,烟花好漂亮!”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