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此心不变2〖一期三日〗

*虽然回复量很少,但是对于我这种小透明已经是很大的鼓励啦,所以我来补番外了bu

*保证是甜甜的番外 *

丟上上篇文的链接http://balichengdexiangshizhu.lofter.com/post/1cc706c7_72bc5f1

*那番外开始咯,愿君开心

――――――――――――――――――――

“喂和泉守,为什么新来的那个人连笑都不会啦?!”

“听说是因为是在大阪之战中,他的某个亲人战死了,而他又被带到曾经的敌人这边,换谁都不愿意笑吧?”

“啊真可怜,是叫三日月宗近吧?不过既然以后就是同伴了,就要好好和他相处哟!”

加州清光吹干了指甲上的红色的液体,这种指甲油是用凤仙花和酸浆捣碎混合而成,是他最近一直在用的美甲品。随后他抬起头拍了拍和泉守兼定的肩膀,笑得灿烂,转过身回到了房间。

“我当然知道。”

和泉守兼定无奈的叹了口气。

1624年高台院去世,三日月宗近被当作遗物献给了德川将军家收藏。

离一期一振去世已经有6年,三日月宗近承认最开始确实疯狂的怀念和一期一振之前美好的时光。但是他一向不是个喜欢念旧的人,时间一长便逐渐淡漠那段记忆,和以往的记忆混合在一起沉淀下来。

三日月宗近来到德川家,尽管和泉守兼定他们不断的想要和他搞好关系,然而对德川军的怨恨促使他连不屑一顾的轻笑也不想做。

偶尔一同被带到德川家的骨喰藤四郎会专程去给三日月永近买樱花茶,或者过来当面关心他。

“三日月殿最近还好么?”

“还不错,真是谢谢骨喰你又给我带樱花茶啊!”

三日月宗近将樱花茶罐在手中托了托,伸手揉了揉骨喰藤四郎的头,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只有面对鲶尾藤四郎,三日月宗近才会如此自然交谈,不是对方如何的关心自己,而是从鲶尾藤四郎的身上可以看到一期一振的影子,模糊的,却又特别清晰。无论是细心温柔这点还是本身的外貌这点。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骨喰藤四郎任由对方的动作,抬眼看向三日月宗近手中的樱花茶,悄悄的皱起眉头。

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喜欢樱花茶?

因为味道清甜?

还是一期尼喜欢樱花呢……

偶尔三日月宗近喜欢看加州清光化妆,看他如何将脸色抹白,看他如何勾勒出眼睛的线条,看他如何画眉毛。

在于他看来,加州清光就像个成熟的女性般懂得如何将自己的美貌更好凸显出来。所以一时无聊的时候,就会缠着加州清光教他化妆。

因为三日月宗近记得一期一振从来都是直视他的素颜,他想要是有一天能够重逢定为让对方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恩没错。重逢。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希望的。

“清光哟,你看我的脸色为何如此苍白?”

“喏,这个拿去用试试看?”

加州清光看向拿着铜镜注视自己的三日月宗近,从化妆包里拿出盒胭脂递过去。

“诶~我不会用这个~”

“你是欠揍了么?!”

“我真的不会啦!”

加州清光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打开胭脂盒,用里面的海绵沾少许涂抹在三日月宗近的脸颊上。

“居然连胭脂都不会用,你的皮肤到底是怎么保养得这么好的?”

三日月宗近面无表情的瞟了加州清光一眼后,便任由对方继续化妆的后面步骤。

废话。

当然是乱藤四郎给他保养的。

不仅是他,粟田口一家的脸都是被乱藤四郎承包下来的。

噗嗤。

包括吉光也曾经被按在地上强行画眼线,后来等三日月宗近买完樱花茶回来,就看到如同漂亮的长发女孩般的一期一振。

脸红的吉光真是太可爱了。

“三日月殿,你果然长得很漂亮。”加州清光为面前的人扑完最后的粉底,带着羡慕的语气喚回了对方神游的思绪。

时间飞速即逝,三日月宗近已经和和泉守兼定他们相处得很融洽了,偶尔谁有空远征回来就会给他带回樱花茶作为礼物。然而宁静毫无刺激感的生活往往使人厌倦。

今天是个很晴朗的天气,万里无云,空灵的鸟啼声,暖风习习。

“三日月殿!您快点出来!”

是骨喰藤四郎的声音,显得特别激动,夹杂着哭腔的声音。

三日月宗近端着茶杯推开了门,探出头看向外面。在骨喰藤四郎背后慢悠悠的走过来的人,绿青色的齐肩短发,鹅黄色的眼瞳里漾着满满的笑意,还是那套华丽的军装,然后冲他挥了挥手。

他觉得他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以至于茶杯差点在地上摔碎。三日月宗近故作冷静的将茶杯放在玄关上,直视着那个人逐渐走进。

对方眯起眼睛,戏谑的笑容,用手捏住三日月宗近的下颚,低下头轻轻啄了他的嘴唇。

“三日月,我回来了。”

一如既往的温柔。

萦绕梦中的熟悉的声音。

泪水顺着三日月宗近的脸颊滑下,他的嘴唇颤抖着,他拼命想要组织语言表达现在控制不住快要喷薄而出的情绪。然而嘴唇碰撞――

“御前樣?…”

“恩。三日月有想我么?”

三日月宗近茫然的伸手就势抚上一期一振低下身的脸颊,那种熟悉的触感。

一期一振。

吉光。

没想到…真的可以回来…

“想你…想你想得发疯…为什么你可以回来,为什么可以…”

“越前继光受德川家康的命令,通过各种方法将我修复,和骨喰藤四郎一样。”一期一振侧过头吻过三日月宗近棱角分明的骨节,然后滑到手背,温柔却熟练的手法,“倒是你居然也在德川家啊,看看你都瘦了…”

“喜欢…”

“诶?”

“一期一振吉光,我等了你整整8年,你居然好意思回来?!”

“三日月你等等,唔…”

一期一振被突然站起来的三日月宗近袭击向后用力按倒在地,因为惯性他们滚落一圈后被三日月宗近狠狠地咬上嘴唇。

血珠从嘴唇溢出,因为深吻而不经意全部抿掉,忘情的拥吻,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舌头互相争锋缠绕交叠。

口腔中抽空的氧气,却被硬生生从缝隙透进来的空气刻意拉长了这次亲吻。

直到对方因为自己迎合而抵住喉咙过久推开他剧烈咳嗽起来的时候,一期一振伸手抓住三日月宗近准备解开他衣服的手,眯起眼睛看向头顶宝蓝眼瞳流连着情欲的人儿,漫不经心笑起来,“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那么主动…”

“闭嘴。”三日月宗近准备抽出被抓住的手,却无奈对方力气太大。

“刚才我听到了‘喜欢’这两个字吧?后面呢,没有了么?”

“……”

“你的房间就在后面吧,相信我,就算是被烧毁修复后也照样可以满足你…”

三日月宗近愣了片刻,侧过头用手背遮住脸上的红晕,嘟囔着,“没有,没有了。”

“是么…8年没看到我,就只是单纯寂寞了么,我可不会相信。”

三日月宗近抬头看向面前满脸坏笑的丈夫,扶额叹了口气,却无法生气起来,该说是舍不得生气还是怎样。

“一期一振吉光,我以三日月宗近的名誉起誓,无论以后被烧毁,被修复,被再刃,我都会留在你身边…”

“简洁点可以么?”

“我爱你。”

―――――――――――――――――――――

END

by离蔌

*关于夫妻刀到底谁先去德川家的,我没有查阅到资料,所以抱歉。这里设定是三日月先去

*因为说好撒糖,一期烧毁修复后没有失忆这事就不要在意了xx

*博君一笑

*顺带夫妻刀此次相遇昨晚肯定翻云覆雨的xx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