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PTSD『一期中心,鹤一期/一期三日』

在微博上看到PTSD梗,废话不多说,来一发鹤一期,其中涉及到鹤丸的幽闭恐惧症。
――――――――――――――
“嘿一期,请问你能不能帮我把图书室的账本拿过来?上次我和山姥切去找资料的时候不小心放在那里了。”

三日月宗近在一期一振即将拐出内番的时候,终于追上去拽住了对方肩侧的披风。

“好…好啊,三日月先生你突然这样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因为三日月宗近跑回来的惯性,一期一振向前踉跄几步才站稳了身体,他回过头看向三日月宗近,有些无奈的笑起来。

“抱歉啦,有点紧急。”正当三日月宗近准备作出更多解释的时候,一期一振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完全没有问题,稍微鞠躬后转过身离开了。

“啊啊,一期还真是个好人呐!”被留在身后的三日月宗近用振袖掩唇,顾自缓缓笑起来。

一期一振推开了厚重的大门,图书室里面的灰尘扑面而来,一股书籍油墨和腐朽的气味混在空气里,还夹杂着其他异样的味道,让人觉得浓重的压抑感。

“怪不得三日月先生不愿意来,该找人来打扫一下了,这种图书室可没人会静下心看书啊……”一期一振用手挥了挥漂浮在半空中的灰尘,伸手到旁边的墙上摩挲着寻找开关,直到手指接触到某处凹凸地方后,摁下去。

灯管闪动几下,照亮了整个图书室。

一期一振走进去环视了周围,卷起了袖口,扶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先去找三日月先生的账本吧。”

“啊,找到了。”一期一振翻开了两本书,中间夹着一本蓝色书皮的账本,沾满了灰尘。伸手将它抽出来,随手翻开,本来他以为账本上记得是最近几天的开销,但是这本账本的字已经相当模糊。

隐约可以看到末尾的时期,等等1284年?!那不是过去好久了么!

一期一振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很有可能三日月宗近骗了他,他连忙将那两本书翻过来。

《大阪之战》,《室町幕府》*……

一期一振拿着这两本书走到书桌上坐下,书记载了从幕府开始的各种历史事件,内容相当枯燥,“粟田口先生相当于我和弟弟们的父亲呢。”

正当他觉得厌烦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句话――

大阪夏之阵,在大阪城被攻陷后的火灾中一期一振被烧毁。

一期一振不敢置信的看着这段话,现在他的眼中只能看到这句话,书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突然他依稀听到在图书室深处传来粘稠液体泼洒出来的声音,然后他闻到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燃烧的气味。

一期一振极力想要咀嚼消化那段话,为什么,为什么被烧毁的会是我?!

那我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

头疼,头好疼。

“哗――”书架倾倒下来撞击后一排书架,蝴蝶效应般。纷飞的火焰吞噬书籍,燃烧速度非常的快,顿时图书室置身于火海当中。

图书室的屋顶开始塌陷,熊熊烈火就好像受到某种支持无休止的燃烧起来,噼里啪啦炸裂的声音,温度迅速上升,氧气被逐渐从空气中抽空。

最后一排书架承载着所有的重量重重的摔倒在一期一振身后,他跪倒在地,伸手紧紧拽住胸口处的衣物,呼吸逐渐开始急促。脑海里开始混乱起来,就像是被谁强行塞进去了很多东西,混杂一起乱七八糟。

一期,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哟!

一期,来看看这件衣服,这个颜色好漂亮。

一期,樱花开了,我们一起去看吧!

一期,别难过,我在你身后。

一期,我等你回来。

一期……

一期……

你是谁?

我认识你么?

空气中的有毒物质使一期一振不断咳嗽,他伸手抱住剧烈疼痛的头,眼前昏沉沉的模糊起来,他挣扎着想逃离这里,但是身体使不上任何力气。

――大阪城已经攻破,给我放火焚城。

――是。

诺大的房间里,自己安静的躺在角落,主人的壮烈战死,使自己心如死灰,任由火舌吞噬自己身体,灼热的剧痛感,到最后的彻底烧毁。

诶我经历过这个场景么,那个真的是我么?

啊真可怜。

泪水顺着眼角滑下,黑暗如同巨兽向一期一振扑过来。

“鹤丸先生,今天是由你在看管图书室的对吧?!图书室起火灾了!!”

“有人在里面么?!”鹤丸国永猛地从靠椅上站起来。

“是一期一振,抱歉,是我让他去图书室取账本,可是我没想到会起火!”三日月宗近一路跑过来喘着气,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双手撑在鹤丸国永面前的书桌上,“拜托了,鹤丸,去救他,他有PTSD,我们都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你说什么?!”鹤丸国永听到要去图书室,本能的向后退后一步,小腿狠狠的撞在靠椅角上,但是三日月宗近的后半句话让他舍弃了所有顾虑,脱下了外套扔进身边水桶里全部浸湿后,披在身上向图书室跑去。

不,他的顾虑并没有消除。

当他发现灯管在高温下全部炸裂,图书室已经成为一个黑暗封闭空间的时候。

鹤丸国永脸色苍白到近乎病态,眩晕感袭来,恐惧让身体不断颤抖。

该死……

他大口喘了口气,勉强稳住了身体的摊软,摇摇晃晃向图书室深处走去。

“喂,一期一振,听到就给我出个声啊!”鹤丸国永用力摇了摇昏沉沉的头,努力保持意识清晰。他用长袖遮住口鼻,还是难免不了剧烈咳嗽起来。

焦虑。

慌乱。

全部负面情绪快要吞噬了他。

一期,你到底在哪……

别出事,算我求你。

当鹤丸国永找到一期一振的时候,很幸运的是两个书架相互倒塌成为一个三角保护下面的一期一振。他拉起对方的手背起来,将那件湿外套披在一期一振的肩上。

“喂,一期…一期一振!”

“唔…是鹤丸先生么…”

“够了,已经够了,我带你回去!”

“鹤丸先生来救我,我很开心哟…”

“闭嘴!”

因为火灾中吸取了大量有毒物质,救出去后一期一振就陷入了昏迷。不过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正在病房休养。

一期一振穿着医院病服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虽然每天都有人带礼物来看望他,不过这样无所事事的还真是无聊。

这几天闭上眼睛终于没有再浮现之前的火灾场景。他正准备睡觉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骚动声――

“鹤丸哥哥,一期哥哥正在睡觉,你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他了。”

“拜托啦,让我进去看看,毕竟是我救了你们哥哥不是么?”

“我们不是已经感谢您无数次了么,但是现在一期哥哥真的在休息!”

“拜托啦……”

“不要。”

“……”

一期一振扶额叹了口气,坐起来揉了揉头发,“退酱让那家伙进来吧。”

外面沉默片刻。

“嘿一期感觉好点了么?”鹤丸国永推开门,带着灿烂的笑容走进来,对他挥了挥手,将提着一篮子草莓放在床头柜上。

“好多了,谢谢你鹤丸先生。”一期一振还是那样温柔的笑容,虽然很虚弱,但是依旧是那仿佛要融化一切般的笑容。

鹤丸国永看着一期一振的笑容,侧过头用手背蹭了蹭眼角,轻微的呜咽着。

“鹤丸先生你哭了么?”

鹤丸国永单膝跪在床上,伸手捏住一期一振的下颚深深的吻上去,另一只手将他用力的扣在怀里。

一期一振愣了片刻,轻笑了一声,放松了身体迎合着对方的吻。

“诶三日月先生,您也是来看望一期哥哥的么?”

“啊是的,不过我已经看过了,他很好。”

“三日月先生,你怎么了?”

“谢谢你关心哟五虎退,我也很好……”

三日月宗近背过身离开,直到消失在走廊深处。

一期,果然你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么?

抱歉。

对不起。

END

by离蔌

*并没有那两本书,完全是剧情需要。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