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_专属胖次

常混TR圈,OS圈,主食三日月受和kara攻中心,目前无可救药的沉迷在逆转圈划火柴。

My little alf【英米向】

很早很早之前写的英米,想了想还是搬过来了,就算是堆堆文贴感觉也不错xxx

【一】

留声机慢悠悠的转动,宛转悠扬的古典音乐。

95℃的水温冲泡杯中精心选择的上等红茶,任由空气逐渐染上淡淡的红茶香,坐在书桌前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拿起羽毛笔写下对伊丽莎白女士无上的赞诗,就这样度过美好安静的早晨是亚瑟觉得最幸福的时间。

然后这样的早晨被一个自称是赴英的美籍留学生彻彻底底的毁得连渣都不剩。

最让人感到无奈的是这个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家伙竟然会是自己将来4年的邻居。

【二】

急促的砸门的声音断断续续,亚瑟站起身叹了口气将手中没看完的书反扣在书桌上绕过走廊开了门。

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外手中怀抱着一本金融系教科书,伸手拉了拉睡衣快要滑到肩部的衣领,像是有些紧张般推了推眼镜指了指手中的一堆书张了张嘴犹豫片刻后,“那个....这几本书上有几个点hero不太懂,能不能请你帮我讲讲,听那些人说你是华威大学的教授所以拜托了.....”

亚瑟靠在门框上盘着双手打量着虚心鞠躬请教的阿尔弗雷德,让开了进门的路转身向书房走去对他挥了挥手,“拿着你的书跟我来书房,我帮你看看。”

        亚瑟拿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书,看着上面特意用红笔勾画出重点的笔记,微微扬起了嘴角,这个孩子在学习上面还是认真用功不是么?他将书压在书桌上,抽出了笔在对方不懂的点上圈画顺带提前讲解阿尔弗雷德的老师还没有讲过的内容,“你看这里提到的计量概率论,其实可以理解......”

中途阿尔弗雷德表示他有点饥饿,亚瑟为他布置了一些后期巩固练习题后,起身去厨房帮他准备烤箱中甜腻的曲奇,虽然亚瑟本人不太喜欢这些食物就是了。

待亚瑟端着餐盘返回书房的时候,瞧瞧他的好邻居在做些什么,居然在肆意的翻看他写给伊丽莎白女士的赞诗集!就像是被陌生人偷看日记一般亚瑟愤怒的将装满曲奇的餐盘重重的砸在书桌上。阿尔弗雷德明显被亚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手中的赞诗集啪嗒的掉在地上,他慌张的从地上捡起了赞诗集却被亚瑟狠狠的推在墙上,他听见亚瑟凑在他耳边说着,你的家长没有教过你不经过主人的允许不许动主人家任何东西,这是作为访客最基本的礼仪。

“等等亚瑟你别生气,hero只是觉得好奇而已,何况像亚瑟这样的教授不应该对学生动粗吧.....”阿尔弗雷德伸手挣脱开了亚瑟的束缚,然后顺便找了个理由拿起餐盘中的曲奇顾自吃起来。亚瑟略有些无奈看向面前这个不懂礼数的邻居平复了情绪后,接过了用棕色牛书皮包好的赞诗集坐在木椅上,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也不打算对方会认真听,”阿尔弗雷德你要记住每个家族都会有个最高的权威者,而这个权威者被整个家族的人所尊重,而伊丽莎白女士就是这样的存在.....”

“啊你们英国人真是无聊,像我们美国人从来不.....”阿尔弗雷德边吃着曲奇边听着亚瑟的故事,刚要抱怨到一半时被对方的一个眼神抹了后面的话。他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手帕擦了嘴角的饼干屑,整理好散在书桌上的书和文具,抬起头认真地目视着对方祖母绿色的眼瞳,“亚瑟来当hero的老师吧,毕竟.....”

“可以,只要你下次穿一件合适的衣服过来,不乱动我的东西,我可以当你的老师。”亚瑟没有听完阿尔弗雷德后面的各种理由便答应了这个请求,然后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二】

像是对面街的孩子经历了场激烈的水战般,阿尔弗雷德从白色衬衫到长裤全湿透不时滴落着水珠,垂发因为奔跑紧贴在额头上显得狼狈不堪,他推了推布满水汽的眼镜抓起了亚瑟的手便准备往自己家跑,“亚瑟,hero家的水管爆了,你可要帮帮hero!!!”

亚瑟甩开了对方的手,扶额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从裤袋里扯出手帕随手递给对方,微微眯起眼带着嘲讽的口吻,“阿尔弗雷德我只是答应当你的老师辅导你的学习,所以我可没有帮你修水管的义务,再说修水管不应该找对面街的那个俄国人么?”话落还故意指了指对面街被金黄色向日癸环绕有着红砖白瓦的别墅。

“啊有时间找那个俄国人,hero还不如自食其力丰衣足食!!”阿尔弗雷德沉默片刻,刚才一副hero对水管无能为力的样子烟消云散,挥了挥手便跑着离开了亚瑟家。

        漫长的时间流逝,刚才还冒着薄薄水汽的红茶早已凉透,给伊丽莎白女士的赞诗已经写到结尾。

亚瑟抬眼看了挂在墙上的时钟,将近一个小时了那个笨蛋还没回来。

他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提起刚才准备好的工具箱向阿尔弗雷德家走去。

爆裂的水管剧烈的喷涌着水流,然后顺着已经积满水的洗涤池溢出蔓延在地上不断向客厅淌去。阿尔弗雷德手中拿着还没吃完的汉堡,趴在摆满书籍课题的餐桌上静静睡去,被水浸湿的衣服还是这样穿在身上,湿透的橘黄色头发滴下的水在课题上浸入漫延开,脸上满是多次尝试修理无果的倦容。亚瑟走过去抽出了被对方压在手下的书籍课题,然后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替他披在肩上。

        用专用胶布缠好了水管破裂的地方,打开水阀见水管没有再出水后,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提起工具箱看向依旧睡在桌上的阿尔弗雷德转身离开了他家。

就在亚瑟关上门的一瞬间,披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的外套掉落在地。

【三】

趁着寝室的室友们正在睡觉的时间,阿尔弗雷德随意拿着几本金融系的教科书出了寝室,然后坐在学院内精致的花园里自己常坐的长椅上翻开了书开始复习老师教过的内容。

空气中弥漫淡淡的清香,突然想起这时候正是英国玫瑰的花期,被花托所支撑的红嫩花朵尽心随风飘动像是面对心上人羞涩转过头的纤纤女子,耳边是从远处依稀传来的小溪哗哗流淌撞击鹅卵石的声音,对树上跳动并轻声鸣叫的知更鸟挥了挥手,轻轻露出了笑容继续翻看手中的书。

        啪的合上了手中的书,边抱怨着果然是书带出来带多了,无奈的取出了书包里另外一本翻开放在大腿上,沐浴在温暖阳光中懒散的伸了伸懒腰,突然离自己不远处的窗户被推开,阿尔弗雷德好像记得那是华威大学某个教授的办公室。金黄色头发,漂亮的祖母绿眼瞳,手中端着冒起薄薄热气的红茶,无数次见过的熟悉的模样,就在对方转过头的一瞬间阿尔弗雷德惊慌失措翻过长椅并躲在其后面,然后书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上。

在搞什么啊,那个所谓的教授居然是亚瑟!!阿尔弗雷德靠在长椅后座上,伸手拽住胸口的衣服能感受到里面剧烈跳动的心脏,艰难得像是快要喘不过气,全身的温度在迅速上升,脸颊通红得感觉火辣辣般。他绝望侧过头,准备收拾好散乱一地的书,就在手指触碰到地上最近的那一本书的时候,他能看见上面用红笔细心圈点重点并用娟秀字迹在后面做好详细笔记,他的手在颤抖捡起了那本书然后发现几乎每一页都有完整的笔记

阿尔弗雷德几乎快要拿不稳书,一页一页翻看着上面的笔记,他能够想象亚瑟坐在书房不断抱怨自己连个笔记都做不全,然后拿着笔帮自己不管是老师讲过还是没讲过的内容全都做好当课的笔记,最后什么都不说悄悄将这本书放进自己书包里。不知不觉泪水滴落在书本上浸湿了那些字迹,当意识到便用力的用手背蹭去泪水,“哪有老师连没学过的内容就给学生把笔记做好.....还是这么详细.....亚瑟你让hero怎么给那些老师解释啊,会被当成什么啊.....”

【四】

亚瑟站在飞机场的安检边,看着阿尔弗雷德在自己面前不停的用手擦着眼角的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尽,在华威大学4年的学习结束后阿尔弗雷德就会返回美国这件事在对方第一次砸他家门的时候就很清楚了。亚瑟上前伸手抱住对方,将对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安慰着阿尔弗雷德的情绪,“在我和你4年的邻居生活中,我不否认你给我添了很多麻烦,并且在华威大学每次见到你的时候都会被很快的躲开,当然你可能永远不知道在学院的花园里我早就看见你了这件事。”

怀中的人儿很明显对自己的话感到惊讶,但什么都没说。

“你这家伙是学生啊,虽然很想把你留在英国让你继续进修,但是你终究是要回美国那边的对吧。所以阿尔弗雷德也不用难过,因为我会等你回来。”

“你的意思是hero这么几年其实是被你耍得团团转是么,亏hero那么担心你什么的.....等等....”阿尔弗雷德直起身稍微理解了刚才亚瑟话的含义,不爽的侧过头嘟囔其词,然后就被后者扯住衣领吻住嘴唇,如羽毛般轻柔的吻。

被松开衣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踉跄的后退几步大口的呼吸后,回过头却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亚瑟彻底消失在涌动的人群中,就像是心里全部感情被彻底挖空一样,抵在墙上滑下然后坐在地上抱住头痛哭起来。

【五】

遵循家人的执意返回美国后阿尔弗雷德攻读了博士,毕业后很快在一家国企任职并深受上司信任。

干净的斑马线,飞驰而过的私家轿车,四处飞扬的美国国旗,你追我打嘻哈走过的少年,角落小巷道上满满的涂鸦,街头热闹的篮球场,美国就是这样奔放开朗自由的国度。

阿尔弗雷德抱怨着因为工作问题必须得买的西装,有些无奈的走在街道上顺着一路上的服装店准备选购西装却没有合意的。带着失望的心情再次走进一家服装店,挥走了靠过来的导购然后抬起头看向各种款式的西装。

“Do you think this?”

阿尔弗雷德看向递过来的西装款式,皱了皱眉头,"Feeling good looks, but......”

在他转过身准备谢绝这个导购的介意时,金黄色的短发,漂亮的祖母绿眼瞳,身穿棕黄色毛衣露出里面的黑色领带。他听见这个人带着温柔的笑容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耳语,很熟悉的声音,“Alfred, long time no see, also had good Mody?”

阿尔弗雷德反复打量着面前这个几乎和记忆中的亚瑟相吻合的人,以及来自耳边声音曾经在自己梦中不断想起,他指尖触碰到对方然后直接扑在了对方怀里,“Arthur, if you don't want to hide me left hero to forgive you!!!”

“My little Alf, but I have been waiting for you.”亚瑟伸手抱住了对方,这次他没有给阿尔弗雷德一个和告别吻相反的吻,而是俯下身单膝跪下,将一枚宝蓝色的戒指戴在对方的无名指上,然后轻吻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背,“And Ms. Elizabeth's name lives, my little alf I love you.”

        THE    END

        BY离蔌

评论

热度(18)